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小说网 > 历史 > 北颂 > 第0995章 太子闯后宫,只为柳树皮?

北颂 第0995章 太子闯后宫,只为柳树皮?

作者:圣诞稻草人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9-11 01:51:51 来源:顶点小说

“母后、官家,您二人就如此看着嫔妾受辱吗?”

房美人在喝斥过了寇季以后,不等寇季开口,就冲着李太妃和赵祯呐喊。

依照人伦纲常,房美人自称一声君,倒是没什么问题。

她就算在宫里的地位再低,那也是赵祯的人。

只是她这个女君,呐喊的时候毫无底气可言,看着反而有些疯狂。

周遭的嫔妃皇子,有人觉得她是疯了。

有人觉得她在垂死挣扎。

李太后脸色难看,心里生气了一团怒火,她觉得房美人这个贱嫔在找死。

在李太后眼里,赵祯称呼寇季一声四哥,是拉拢、是安抚,是招揽权臣的手段。

如今房美人一句君臣,很容易会毁掉赵祯好不容易经营出的局面。

李太后出身低微,没有什么过硬的手段,也不善权谋。

但是她却知道,将外臣变成自己人,是一种稳固朝堂的手段。

当年太祖、太宗,就是借此将手底下的一帮功臣给收服的。

房美人在寇季面前叫嚷什么君臣,有离间之嫌。

如此愚妇,无论太子有没有欺辱她,她都该死。

李太后心里有怒火,但却没有发作,而是声音有些清冷的呼唤了一声赵祯。

“皇儿……”

赵祯早就有发作之心,奈何李太后没开口,他也不好开口,如今李太后分明是在提醒他,该开口了,他自然不会犹豫。

赵祯冷冷的盯着房美人道:“四哥是朕的兄长!你就算是君,也骑不到头上。”

房美人浑身一震。

“嘭!”

赵祯拍案而起,恼怒的道:“就算朕不称呼他为兄长,他也是朕皇儿的公公,韩王之父。

皇后见了尚且得礼待三分,你一个贱嫔有何资格跟他论君臣?”

房美人惊恐的瞪着眼,瘫坐在了地上。

赵祯厌恶的瞪了房美人一眼,不再多看她一眼,他目光落在了寇季身上,声音柔和了三分道:“四哥,此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置。该杀的人,一个也不留。”

寇季起身,拱手道:“喏!”

赵祯冷声道:“朕将陈琳留给你,要杀谁,要抓谁,交给陈琳去做。”

说完这话,赵祯对着李太后一礼,恭请李太后回宫。

李太后点了点头,任由赵祯搀扶着离开了寝宫。

寇季在李太后和赵祯走后,拱手对六宫的嫔妃施礼,“诸位娘娘,臣寇季冒犯了……”

除了曹皇后外,其他嫔妃纷纷回礼,声称无碍。

寇季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房美人身边,蹲下身,开门见山的问道:“为什么要陷害太子?”

房美人瞳孔微微一缩,盯着寇季咬牙道:“官家将此事交给了你,我认了。但明明是太子折辱于我,你为何要颠倒黑白?

我知道你寇季权势滔天,但宫里的黑白,你还遮挡不了。”

寇季淡然一笑,质问道:“就算是你受辱了,太后、官家、皇后,也没有人会偏向于你,知道为什么吗?”

房美人盯着寇季没有说话。

寇季笑着道:“太后不会让官家留下一个弑子的恶名;官家也不会为了一个一无所出的美人,残害自己的儿子;皇后就更不用说。

所以此事最终会变成,你勾引太子不成,企图污蔑太子。

你,你的父母、兄弟、姐妹,乃至于你房府一门,会被斩首示众。

族中其他人会被发配边陲,永不录用。”

房美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寇季,歇斯底里喊道:“明明是我受辱!”

寇季叹了一口气,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房美人。

“同为外戚,你爹要是有我这般地位,被废的必然是太子……可惜你爹没有……

太后也好,官家也罢,还有满朝文武,都不愿意看到我大宋出一个破坏人伦的太子。

因为我大宋一旦出现一个破坏人伦的太子,对太后、官家、满朝文武,都是一个耻辱。

如果出一个不守妇道的贱妇,那倒是容易让人接受。

此事就算是传扬出去,别人也只会说是你爹教女无方,皇后统管后宫无方。

不会影响到大宋的威严,也不会让太后、官家、满朝文武脸上无光。

两害面前取其轻。

所以最终被牺牲的,只有你和你全家人。”

寇季一番话说完,房美人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寇爱卿的话是不是有些偏驳,我大宋有律法,亦有公正,皇宫前立着登闻鼓,就是让百姓们伸冤的。”

说话的是周淑妃,一个在宫里没多少存在感的人。

却为赵祯添了一位皇子,位列四妃之一。

宫里一后四妃中,只有贤妃大张氏,只有一个女儿,其他的四人,皆有皇子傍身。

大张氏之所以被晋升为四妃之一,也是因为女儿嫁给了寇天赐的缘故。

皇后诞下的两位嫡皇子,分别是太子赵润和四皇子赵泽。

小张氏诞下了二皇子赵涌,被晋升为贵妃。

何氏诞下了五皇子赵浓,被晋升为德妃。

周氏诞下了三皇子赵沥,被晋升为淑妃。

其他的皇子年龄不大,母族的实力又不强,所以其母都在九嫔之列。

寇季虽然不怎么关注赵祯后宫里的女人,但是周淑妃他倒是认识。

一个在别人都争的头破血流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爬到四妃尊位的女人。

寇季似笑非笑的道:“淑妃娘娘打算帮房美人辩解几句?”

周淑妃淡淡的道:“本宫只是觉得,这世上还是有公理的。”

寇季点头笑道:“宫墙外有,宫墙内就不好说了。”

张贵妃双手放在腹前,轻声笑道:“宫墙内自然也有。”

何德妃一脸和煦的笑容,“皇家人乃是天底下最高贵的人,皇家人所居的地方,自然也应该是最干净的地方,而不是什么藏污纳垢之所。”

寇季眉头一挑,笑眯眯的在周淑妃、何德妃、张贵妃三人身上盘桓了一圈,最终目光落在了曹皇后身上。

简单的一次对话,寇季已经看出了一点耐人寻味的东西。

张贵妃、何德妃、周淑妃,甚至还有张贤妃,四个人有一种结成同盟,一起对付曹皇后的架势。

曹皇后面色如常,就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一脸淡然的站在那儿。

寇季一脸笑容的再次看向了周淑妃、何德妃、张贵妃,道:“三位是想替房美人讨一个公道?”

张贵妃叹了一口气道:“终究是在一起相处了多年的姐妹,怎么能看着房妹妹含冤至死。”

寇季点着头道:“那三位娘娘是打算借此将太子拉下马,还是顺手将皇后一并拉下马?”

周淑妃、何德妃、张贵妃三人脸色皆是一变。

张贵妃咬牙道:“寇爱卿,你可不能随意攀咬。”

寇季不咸不淡的道:“三位娘娘也不该教臣做事。官家将此事全权交给了臣,臣如何处置,那是臣的事情。

臣就算错杀了好人,那杀了也就杀了。

官家还不至于为了一个妇人,以及妇人背后的那些无知之辈,为难臣。”

张贵妃咬着牙,很想喝斥寇季,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张贵妃、周淑妃、何德妃三人齐齐向曹皇后施礼。

“姐姐,妹妹等人断无异心。”

曹皇后淡然一笑,道:“三位妹妹多心了。寇爱卿只是随口说了一句玩笑,本宫岂会放在心上。”

“多谢姐姐体谅……”

“……”

道谢过后,张贵妃三人神色复杂的退回了自己站的位置。

有些事情,私底下大家都心知肚明就好,说出来了味道就不一样了。

她们就是想借着房美人的事情将太子和皇后拉下马。

不仅仅她们这么想,宫里的其他女人都这么想。

宫里的女人,没有人可以无视太子之位和皇后之位。

此事在宫里人人皆知,但没有一个人放在台面上说。

但寇季这个浑人,偏偏就将它摆到了台面上,弄的所有人都很尴尬。

寇季势大,她们不好得罪,就只能忍气吞声,咽下这口气。

若是旁人,张贵妃、何德妃、周淑妃早就扑上去将其生撕了。

寇季没有再搭理她们三人,他盯着瘫坐在地上的房美人,冷冷的道:“说说你为何要诬陷太子?

你若是坦白,我可以奏请官家,饶恕你一家人的性命。

你若是什么也不肯说,那下场不会太好。”

房美人紧咬着牙关,底气不足的道:“我从没有诬陷太子,是太子调戏与我。”

寇季甩了甩衣袖,有些嫌弃的道:“罢了,你不肯说,我也不问了。只要我让人拿下了铁文熊,审问一番,那什么都清楚了。”

寇季此话一出,房美人不仅没有慌张,反而镇定了不少。

寇季略微思量了一下,大概明白房美人为何会在他提到了铁文熊以后,变得镇定起来。

铁文熊八成已经畏罪自杀了。

但即便已经猜测到了这个答案,寇季还是吩咐寝宫里的宦官给陈琳,让陈琳派人去抓铁文熊。

在陈琳派人去抓铁文熊的时候,寇季就陪着赵祯的妃嫔们在寝宫里耗着。

没耗多久,陈琳就带着一身血腥味进入到了寝宫内。

“奴婢见过诸位娘娘,见过总理大臣……”

陈琳施礼过后,对寇季道:“房美人宫里的奴婢和太子宫里的奴婢,奴婢已经依照官家的吩咐,尽数杖毙了。”

此话一出。

有皇子皇女傍身的妃嫔们还算镇定。

没有皇子皇女傍身的妃嫔,脸色不太好看。

虽说杀的只是一些奴婢,但一想到自己身边的那些贴身奴婢,被人一句话就会尽数杖毙,她们心里一点儿也不痛快。

房美人奋力的咬着牙,在克制心中的恐惧和悲伤。

寇季没有在意她们的脸色,他对陈琳道:“那就找个地方埋了吧。记得深埋……”

陈琳答应了一声,又道:“总理大臣,奴婢在房美人宫里抓人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屋子存满了柳树皮。

不知道有何用处。”

寇季愣了一下,思量着道:“宫里的贵人们自然不可能用柳树皮取暖。唯一的用途似乎只能熬成汤药……”

寇季此话一出,寝宫内所有人都是一愣。

房美人更是一惊。

陈琳急忙问道:“柳树皮还能做药?”

寇季点着头道:“能……能治发热、能镇痛……只是有害人身……”

柳树皮之所以能治疗发烧、能镇痛,是因为柳树皮中含有水杨酸,水杨酸是后世一大神药阿司匹林的有效成分。

只不过柳树皮中的水杨酸含量并不多,基本上难以提取,必须要化学合成。

只是合成出的水杨酸副作用还是很大,伤胃。

它伤胃的作用,远比疗效要大。

必须再加工,才能抵达治病救人的地步。

寇季以前并不知道柳树皮还有如此神效。

还是在阅读大食书籍的时候,在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著作的书籍当中看到的此事。

寇季并不知道柳树皮中的水杨酸是后世神药阿司匹林的有效成分之一。

他只是从大食书籍中得知,柳树皮熬汤能治疗发烧、能止痛,但是副作用很大。

寇季猜测,房美人用来引赵润上钩的草药,恐怕就是柳树皮。

虽说柳树皮治疗发烧的副作用极大。

但是在这个只要一发烧,就只能等死,或者是等老天爷开恩让其退烧的年代。

柳树皮的副作用只能忽略。

好事不如赖活着。

多活几日也是活。

难怪赵润会如此轻易的上够。

寇季若是没有从大食书籍中看到柳树皮的作用的话,有人以此引他上钩,他也会上钩。

对古人杀伤力最大的病症就是发烧。

瘟疫都没有发烧害死的人多。

瘟疫就像是一场雨,下一场过去了就过去了。

发烧却时时刻刻伴随在古人身边。

有大夫能治疗此症状,并且传下方子的话,那么他必然会被奉为医家圣人。

寇季没想过当圣人。

但是能活无数人性命的事情,他一定不会错过。

寇季直言柳树皮能治疗发热、能止痛,寝宫内一片哗然。

即便是一直在一旁佯装淡定的曹皇后,也忍不住开口道:“当真?”

寇季点着头道:“伤胃……”

曹皇后立马道:“找医家辩证一下,加一些其他药材,中和一下,说不定可以避免伤胃的事情。”

寇季略微愣了一下,居然觉得曹皇后说的有理。

中医用药,十分讲究。

阴阳调和、五行共生,乃是中医的基础理论。

像是砒霜那种毒药,在医家妙手下,也能成为治病的良药。

更何况柳树皮还不足以致命。

“回头就找御医一起辨正一番。”

寇季沉吟着点头。

曹皇后果断的道:“事不宜迟!”

“等等……”

张贵妃出面拦下了准备离开的曹皇后。

曹皇后皱起了眉头,脸色一冷。

张贵妃干笑着道:“若是柳树皮真的能治发热,那可就是良方。房美人也算是立功了,而且还是足以载入史册的大功。”

说到此处,张贵妃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其意思显而易见。

柳树皮能治疗发烧的事情,是房美人发现的,那房美人以后也算是能名留青史的人。

如此人物,可不能擅杀。

曹皇后闻言,眉头皱的更紧。

寇季却淡然笑着道:“就是不知道房美人的那个亲眷在天圣馆里待过。”

张贵妃看向了寇季,质问道:“寇爱卿这是何意?”

寇季笑着道:“柳树皮就算真的能治发热,功劳也落不到房美人头上。在大食那片土地上,一千三百多年前,就有人发现了此事。

并且明确的录入到了书中。

房美人又不是医家出身,家中也没有从医者,如何知道柳树皮能治发热?

所以房美人的法子,必然是从此前在天圣馆里翻译大食书籍的那些进士们口中得知的。”

房美人闻言,双拳紧紧的握起。

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张贵妃突然呵呵笑着道:“原来寇爱卿是想抢功啊。活人性命的功劳,寇爱卿也抢,就不怕被人诟病吗?”

寇季幽幽的道:“贵妃娘娘频频帮房美人说项,莫非此事跟娘娘有关联?”

张贵妃脸色一黑,哼了一声,没有在言语。

寇季也没有搭理张贵妃,他对陈琳吩咐道:“下去查一查,看看房美人的哪一位亲眷,曾经在天圣馆内待过。

顺便问一问你手底下的人,为什么还没有将铁文熊抓过来。”

陈琳答应了一声,退出了寝殿。

曹皇后在陈琳离开以后,对寇季道:“寇爱卿,此处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置了。太子若真的做了什么不归的事情,你只管奏请官家处置,不必奏给本宫。

本宫现在要去找御医辩证柳树皮的事情。”

寇季点头笑道:“娘娘请便……”

曹皇后就是曹皇后,在此事上魄力十足。

不仅处变不惊,还展现出了对赵润的信任。

她若是不相信赵润,断然不会如此镇定,更不会说出这番话。

现在,她将拯救黎民百姓的事情,看的比赵润还重,传扬出去了又是一段佳话。

难怪曹皇后面对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三人结盟,也丝毫不惧。

曹皇后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什么能稳固她的地位,稳固太子的地位。

曹皇后见寇季答应了以后,果断离开了寝殿。

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三个人都没有动。

唯有张贤妃对寇季示意了一下,轻声道:“寇爱卿,本宫也去看看……”

寇季摊开手笑道:“贤妃娘娘请便,德妃娘娘、贵妃娘娘、淑妃娘娘想离开的话,也可以离开。”

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三人没有动。

唯有张贤妃一个人离开了寝殿。

“是我勾引的太子!”

就在张贤妃离开了寝殿以后,房美人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开口。

寇季一愣。

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三人也是一愣。

随后寇季脸上多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何德妃、张贵妃、周淑妃三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房美人。

张贵妃要开口,寇季却抢先一步道:“为什么突然就认了呢?”

房美人并没有回答寇季的问题,而是声音颤抖着道:“你刚刚说,只要我坦白的话,就放过我家人。”

寇季点点头道:“我会向官家奏请此事。”

顿了顿,寇季疑问道:“你就是为了救你家人,所以才将此事和盘托出的?”

房美人几乎毫不犹豫的点头。

寇季笑着道:“那你说说,你为何要勾引太子,有何图谋,背后又是何人指使的?”

房美人垂下了脑袋,再无最初时候的傲气,她垂下了头,声音怪异的道:“我入宫十数年,官家宠幸我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我空虚……我寂寞……我想要男人……”

寇季噌一下站起身。

殿内的其他人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房美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啪!”

张贵妃怒气冲冲的上去,狠狠的甩给了房美人一个巴掌。

“你个贱人!”

张贵妃破口大骂。

寇季却根本没有在乎她们二人,他几乎是用喊的,对殿门口的小黄门大声喊道:“去告诉陈琳,让他将去过天圣馆、并且跟房美人有关联的官员,尽数给我抓回来。”

正在惩罚房美人的张贵妃,以及其他的妃嫔,一个个狐疑的看着寇季。

何德妃似乎猜倒了什么,低声叹息了一声。

房美人趴在地上,浑身在颤抖,头也没有抬。

此后,寇季足足在寝殿里待了一个多时辰。

房美人趴在地上,从头到尾都没有抬头。

一个多时辰以后。

陈琳匆匆的进去到了寝殿。

房美人猛然从地上爬起来,毅然决然的冲向了一旁的柱子。

站在柱子前的妃嫔们纷纷闪开,房美人一头撞死在了柱子上。

鲜血溅了一地。

无论是陈琳,还是寇季,想拦,都没来得及。

殿里的妃嫔们在房美人撞死以后,惊呼了一声。

寇季有些脸黑的坐在了座椅上,“蠢货!”

陈琳面色阴沉的扫了一眼房美人的尸骸,快步的走到了寇季身边,声音沉重的道:“铁文熊自缢在府中,临死之前留下了一封长信,直言教导太子不力,以至于太子犯下了破坏人伦的大祸。

他无言面对官家,所以自缢而亡。”

寇季早就猜倒了铁文熊会死,所以并没有感觉到意外。

倒是铁文熊留下的书信,让他挺意外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